发展现代农业亟须培育新型职业农民

作 者:危旭芳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安徽凤阳县小岗村主持召开农村改革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强调,要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加大推进新形势下农村改革力度,加强城乡统筹,全面落实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促进农业基础稳固、农村和谐稳定、农民安居乐业。加快农村发展,要紧紧扭住发展现代农业、增加农民收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3大任务。发展现代农业,要在稳定粮食生产、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基础上,着力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加快构建职业农民队伍,形成一支高素质农业生产经营者队伍。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明确了“十三五”时期推进农村改革发展的理念和目标,即牢固树立和切实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破解“三农”新难题,厚植农业农村发展优势,确保到2020年现代农业建设取得明显进展,农民生活达到全面小康水平,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水平进一步提高。其中,“加快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亮点之一。《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也明确提出要“培养新型职业农民”。这是中央立足全局与长远,着力解决“谁来种地”“如何种好地”的关键问题,为突破现代农业发展瓶颈、补齐现代农业发展短板,并最终实现城乡一体化统筹协调发展而采取的明智之举,可谓意义深远。

  一、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必补短板

  现代农业具有安全、优质、高效、规模化、可持续等特征,但在现实中,我国现代农业发展并不尽如人意。这固然与现阶段发展现代农业的制约因素,如土地流转障碍造成农地小规模、分散化、细碎化,农业科技创新和推广能力不足,产业化组织竞争力弱,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收益率低,城镇化背景下农民老龄化和农业空洞化等有关,但现代农业产业的创业活力不足,特别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培育滞后,亦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农业现代化水平的高低与物质技术装备和从业人员素质的高低成正比。目前,发达国家农业正逐步从资本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转变,向具有智能化、生物化、产业化、生态化和可持续性等特征的现代农业转变,这必然要求具有与之相适应的高素质现代农业从业者。伴随现代产业部门之间的升级融合趋势,现代农业的功能将由单一向多元拓展与深化,与其他产业间的分工边界也日趋模糊化,并催生出新的分工链条和业态。如农业与旅游业融合形成旅游农业、创意农业、文化农业;农业与航空、生物技术渗透形成航空育种农业、无土农业;农业与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协同发展形成精准农业、信息农业、模拟农业;农业与金融保险业互补形成新型土地价格保险、指数保险农业等。因此,未来现代农业功能及其内涵将不断丰富和拓展,农业现代化和新型城镇化将融合推进,这都离不开高素质从业者和创业者积极投入和深度参与。摆脱对传统农业劳动密集、效益低下、知识技术含量低的刻板印象,依托现代科技改造农业、采用现代物质条件装备农业、依靠现代产业体系提升农业、借鉴现代发展理念引领农业,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助推农业发展意义深远。

  二、提高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精准性和配套性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涵盖现代农业职业教育培育体系和专业资质认证体系等多方面内容。其中,教育培育体系是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制度体系的核心内容,应着力建设包括农民田间学校、实训基地、基层农广校和农业科研院所、专业农业院校等不同层次的培育机构和培育方式。专业资质认证体系是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制度体系的基础和保障,应从明确认证条件、制定认证标准和推动认证常态化等三个方面实施有效管理。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应避免出现一哄而上、重复建设、欠精准缺配套、重数量规模轻质量效益等倾向。与其他产业相比,农业独特的产业特性(生命特性、季节特性、产品市场特性及生产组织特性)决定了农业领域的具体知识、专业技能和经验都不尽相同,需要长期积累才得以形成并不断内化。因此,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也必须因时因地因情而异。要加强现代农业从业者、资源环境禀赋、产业发展状况等情况的调研,使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与现代农业和农村发展紧密结合、相互支撑、有效耦合。有针对性地开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培育行动,如根据是否懂经营会管理、是否懂技术优服务等,将现代农业从业者分为生产经营型职业农民、专业技能型职业农民和专业服务型职业农民培育对象;因地制宜形成农民田间学校式、典型示范式、项目推动式、媒体传播式、“互联网+”式等不同类型的培育模式,分门别类建档入库,实行精准培育。

  同时,要建立健全职业农民扶持制度。完善补贴、财税、信贷保险、用地用电、项目支持、人才培育等扶持政策,使土地流转、返乡创业、农业基础设施建设、金融信贷、农业补贴、农业保险、养老保险、社会保障等相关政策,特别是近年来中央一号文件明确的针对扶持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主、合作社带头人、社会化服务人员、农村实用人才等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措施,要形成清晰完整的扶持政策体系,并细化落实到经过认定的新型职业农民,让农业真正成为充满希望的朝阳产业,让农民真正成为受尊重得实惠的好职业。伴随农民绝对数量的减少,使现代农业从业者作为一个职业向高标准化方向发展,具有较强职业头脑、田间知识、国际眼光、一流农业发展与农村社区管理能力,这正是未来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的关键所在。

  作者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危旭芳